当前,世界正处于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历史交汇点,数字化经济作为信息技术和通讯网络不断创新覆盖的一种经济形式,已成为推动经济增长和改善的新动力。在新时代,传统动能的重要途径。
我们期待着“十四五规划”,其中涉及数字经济如何帮助传统产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以及广州应如何运用最高水平的设计和战略来推动数字经济的发展。12月17日,由广州市社会科学联合会和暨南大学联合主办,《城市观察》杂志和广州现代产业体系研究基地共同支持的第十届“城市观察”活动在济南大学举行。圆桌会议,专家们在会议上讨论了工业数字化和数字工业化,并为广州建设数字经济提出了建议。
““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将是中国经济高质量转型和发展以及提高工业质量和效率的关键阶段。由于对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需求,各种行业将成为一个重要的阶段。积极参与更合理的发展,转变更有效和可持续的发展模式。数字技术已成为这一过程的主要驱动力。”暨南大学前任校长胡军表示,中国目前正处于深度整合阶段。数字技术和经济社会以及传统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和升级。随着持续的数字经济和传统生产能力,深度整合将进一步提高公司的生产效率并优化生产要素的配置,从而为有效解决业务供过于求的问题,降低交货成本,降低成本改善公司更高的生产和创新活力。
华南理工大学前校长,俄罗斯工程院和圣彼得堡工程院的外国学者刘焕斌解释了数字化的本质以及制造业中数字化转型的道路。“数字化在于评估数据的生产要素,而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内容是促进对数据的生产要素的评估。”刘焕斌认为,数字化的具体实现途径应该将数据资源发送给制造业。通过算法和计算能力的信息空间,使隐式数据显式化,并将数据转换为信息,将信息转换为知识,并将知识转换为优化的决策。在数据流中,优化的决策用于重构传统生产要素并消除复杂系统的不确定性。提高效率,创造价值。同时,我们专注于三个最重要的技术系统网络,数据和安全性,以创建三个优化的闭环,以建立对生产过程,运营决策和产业链的控制权。中央财经大学经济研究所提到,情报和连通性是经济社会发展时代的特征。在智能连接的驱动下,产业结构成为以电子商务为核心的消费互联网的双重结构。以无限制造为核心的工业互联网。其中,消费互联网是传统流通体系和通过电子商务的消费体系的革命,是通过新的经济组织消除,升级,整合,重组和优化传统流通和消费体系的结果。,工业互联网通??过经济组织的新方法,通过对传统工业系统的无限,整合,重组和优化来实现。“对于中国传统制造业而言,实际上是从传统工厂的转型,从2.0、3.0工厂转变为4.0工厂,生产形式从大规模生产转向个性化定制,生产过程更加灵活和个性化。,定制。”孙宝文说。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研究所研究员李永健表示,数字化实体经济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基于结构性改革的数字化,重点是提高生产水平通过标准化的大规模生产提高效率。显着提高效率。第二层,需求方改革的数字化主要基于利用数字技术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并结合生产模型进行大规模调整,以形成新的经济模型。
中国联通(广东)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卢兆标着眼于制造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在于将客户置于中心,以重新设计公司增值方式,并专注于客户旅程以及在数字化和再造过程中公司与客户之间的联系点。在公司的数字化转型中,5G是基础设施,工业互联网使公司的各个方面都可以数字化。5G+ Cloud + X功能可以加速工业云,网络,边缘,终端和行业的集成与创新。但是,数字技术将跨越行业边界并不断重建产业生态系统,制造业公司的数字化转型应走小步并不断重复自我。
不久前,广州市委全体会议提议加强现代产业体系的更新,将人工智能和数字经济作为战略引擎项目,促进产业链和供应链的优化和完善。广州如何通过发展数字经济创新,加快实现老城区和“四个新”的新活力,实现高质量发展?这也是专家们讨论的话题。
“广州的数字经济确实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但这种生态系统存在明显的结构缺陷,即缺乏核心引擎公司,无法在工业发展生态系统中发挥创新的领导作用。”暨南大学工业经济研究所院长陶峰认为:广州需要克服数据和建筑数据市场价值方面的技术和市场瓶颈,尤其是对于更广泛的数字场景应用而言。暨南大学机器人智能技术研究所所长刘宁表示,与此同时,由汽车和石化等传统产业进行的数字化转型以及现有的中小企业已成为数字制造和数字服务领域的领导者。广州必须依靠制造业来建设数字经济,建立跨部门,跨行业的协同机制,促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与发展,并有良好的基础和作用来促进高绩效产业的发展。领先公司正在积极采用新一代信息技术,研究智能制造等新模型,并连接新的机翼,以转换广州的新旧动能,以实现新的发展。
[记者]周福奇
【作者】周福奇
[来源]南方新闻媒体集团南方+客户
资料来源:南苏丹+-创造更多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