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退休后只有一种生活方式?下半生才刚刚开始。”现年60岁的王月鹏原是江苏高中的物理老师。他六十岁时决定“回去退休后上学”,专业研究生研究生入学考试,毕业于兰州大学2020年法律硕士。
图为王跃鹏上专业课毕业班马斌摄
我回到教室已经两个多月了。从一个已经教了38年的物理老师到一个60岁的研究生,王月鹏公开地说:“没有压力是错误的,但是动力更大。”
上课时,满头白发的王月鹏在学生中格外显眼,又高又瘦,与同学交谈时脸上的笑容很温柔。
“在上学的第一周里,我感觉节奏太快了。几乎每天我都要花6到8个小时。这真是令人难以承受。我无法跟上记忆和精力。现在,我适应了我感觉好多了,感到很满足。”记者接受了采访,并谈到了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历史。
图为王跃鹏与同学聊天,马斌摄
他的同学喜欢称他为“王哥”,看上去很友善。课间休息时,王月鹏和他的“ 90年代后”同学聚集在一起聊天。他笑着说:“我比一些同学的父母年长,但和他们在一起时,我觉得自己还年轻。”
这位60岁的“长者”重返学校,又是一个跨专业的博士生。苦恼的程度是可以想象的。王跃鹏早上6点前起床洗衣服,提早去教室或图书馆,以节省几个小时的阅读时间来跟上课程进度。他的每个人都在异国他乡的教室,食堂和宿舍里生活。
“毕竟,我老了,我的记忆无法与过去相比,但那只笨鸟飞得先。我看了三遍,我记不住了,我看了十三遍,我会永远记住它。“上课的时候坐着吗?王月鹏一直在前排,认真听着。”书写充满了笔记本。
图为王月鹏在房间里学习马斌摄
复习英语是研究生学习过程中最困难的部分。“我刚刚开始阅读词汇,其中的单词知道我,我不知道,它几乎从头开始。”记忆方法无效,因此他开始阅读整篇文章,并反复阅读该文章,直到他彼此“了解”,然后继续进行下一篇文章。
“西北西北的早晨太冷了。风吹来的时候,我的耳朵很冷,我的耳朵酸痛了。”习惯于南方生活的王月鹏在兰州感到最干燥。不要离开你的手。双层床和黑色行李箱几乎是他的全部财产。
为了进行后续研究,毕业后,王月鹏计划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做一些法律工作,尽力而为,利用余下的热量。(记者高颖)
内容来自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