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R&F的“最大的购房折扣”实际上是“把胡萝卜拔了出来,把泥里带了出来”。此案直到最近才公开。
1. Donner发生“团购”
易中福,1970年出生,广州富力房地产成都公司副总经理,负责开发管理。
2016年6月,易中福处理了一笔大型的“团购”交易。
四川省成都市法律和公证处已从富力在成都富力中心购买了58家商店。
成都法律公证处是四川省司法部下属的国家机构,其前身是成立于1988年的四川省公证处。
双方同意总价为5621万元。其中,公证人支付给富力的零售价为5389万元,其余232万元是公证人支付给搜房网宜兰居公司的团购鞋帽。
此时的背景是富力和搜房网发起了“将富力好坊加入购物车”活动。下图是金弟兄当时发现的媒体报道。
随后,富力与搜房网子公司宜兰巨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在北京签署了合作协议。
双方同意,代表义然居公司收取的团购费用将由双方共同监督。
其中,伊然居公司10%的税金和营业费用,其余90%的资金用于项目公告和代客叫卖。Yiranju公司根据R&F公司的书面指示分摊团购费用,Yiranju公司代表他们付款。
宝石根据R&F协议,易中福负责与“团购”的所有各方进行沟通和协调。
我知道吗?不是“看钱”还是“使用钱的机会”,还是在面对像房地产这样的赚钱行业,人性无法承受考验-易中复最终专注于无论如何,该团购费用。
根据协议,成都成模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代表宜兰居的“富力中心开业推介会”与宜兰居签订五份虚假合同,总价为208万元。
208万元很快就到了。易中福的运作很滑。
他从橘子墨水公司(Orange Ink Company)提取了总计180万元人民币,“用于偿还个人债务”。
我在这里要解释的是,团购费为232万元,易中福为180万元,其余52万元用于税收和营业支出,其中24万元用于宜然局公司,28万元预留。元保留给橙色墨水公司。
它一次完成,每个人都很高兴收到这笔钱。
2.在频繁逮捕高管的背后
易中福从没想到富力集团这种“最强”的购房意愿实际上会在三年后“掏出胡萝卜,挖出泥土”。
2019年7月,易中福因涉嫌挪用公款被成都市公安局庆阳区局逮捕,当时易中福是成都市天力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天力地产主要负责富力地产的房地产管理。
易中福的被捕使金弟兄对房地产业隐藏的利润分享游戏有了深刻的了解。
值得注意的是,易中复在审判中辩称,他的部分个人债务实际上是与研发有关的费用,不应计入专业贪污罪的金额中。
在这种情况下,法院裁定:即使易仲福向公司垫款,也要向公司有关财务系统报告。
最终,易中福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进一步追回违法所得208万元,不足部分被成都富力地产公司责令退还。
这也是富力地产高级管理人员的任命,金弟兄注意到也有再审案件,根据京都律师事务所的网站,被告本来是北方交通大学的一名高级学生和富力房地产的一名高级主管。在任职期间,他被控贪污和贿赂非国有雇员以进行相关业务往来。
为了在第二次审理中“解决申诉”,被告一家找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推翻了原判,并将其送回重审。
频繁逮捕公司高管的背后还有富力的内部控制问题,例如“故障和偏见失败”。富力地产一度被誉为房地产业中的“南五虎”的巅峰之作,一度脱颖而出。然而,近年来,“回落”的声音一直伴随着它。
今年8月,富力地产发布半年度报告,公司总资产约4,377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360亿元,总债务约为3,518亿元,负债比率为80.3%,负债率为177%。
评级机构已准确记录了富力地产的紧张财务状况。
惠誉和标准普尔上调富力地产评级展望和富力地产及其子公司富力地产(香港)有限公司的长期发行人评级富力香港的家庭评级被下调由穆迪在五月。
降级对房地产公司来说是一个非常微妙的信号,这反过来会加剧公司的现金流量紧张。
最新消息显示,富力地产在2020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季度报告中,债务总额约为3532亿元,其中短期债务总额约为2381亿元。
在“三个红线”的背景下,富力地产继续缩减“衣服和营养”,但是去杠杆化和去杠杆化并非每天都发生。
下半年,在许多热门城市加强金融监督和监管将使房地产公司的销售和付款不安全。今年的富力运动可能没有机会让万达以低价出售产品。
金弟兄不明白,为什么富力集团想购买40%售出的东西?聪明的人很少,但缺乏大智慧,这可能是富力公司不断走下坡路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