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理Wei魏宁的怒火,而是想吻他并轻咬他。魏宁萌转身拥在她身下。
我痛苦地颤抖,眼泪从我的眼中流出来。
即使我竭尽全力咬住牙冠,但痛苦的咯咯声还是来自我的喉咙。魏宁突然看着我,眼中的热情变成了愤怒,忽然升起。
由于暴力动作,我只是放开了手。那时,我全身都剧烈疼痛,就像一条死鱼一样,竭尽全力看着他,抓起他的裤子:“母亲……”
“你可以确定我对文的一生还不感兴趣!”
当我听到他的话时,我的手突然掉到了地上,我松了一口气。
我看着魏宁的背,心里没有滋味-我从没想过在这种情况下会把他交给他。
魏宁离开了,眼泪又回到了我的眼中。
我咬紧牙关,试图摆脱地牢-我不会死,我会活-只要我有价值,我的母亲就不会处于危险之中。
作为战败国的囚徒,监狱看守从未考虑过我的死活。我肚子饿,口渴,难以忍受,剧烈的肚子疼使我脸色苍白,几乎消失了,只有母亲的一生才帮助我生存。
突然,一股明亮的女性声音从外面传来:“雪瑶姐姐,你还不明白吗,为什么魏宁弟兄认为你在欺骗他?”
文集公共帐户,小丛四书,答案,魏宁,显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