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Gu??oguo
当我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一扇又一扇的窗户照着光。童果夫充满了情感。
那个已经睡着了的女人穿好衣服,出去了。她揉了揉眼睛,疲倦地说:“你回到了土地上。”苏钦打呵欠之前,打了个哈欠,走进厨房,把米饭放进锅里。出来。
童国富的声音有些沙哑:“你要去睡觉了。”他揉着太阳穴,闭上了眼睛,放松了。他累了,太累了。他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全身似乎要崩溃了..
苏钦的话听起来像是良药,快50岁的童国富笑了,他点点头,激动地说:“情况越来越好,日子越来越快。”
谈话后,苏琴打哈欠上床睡觉,童国富伸了个懒腰开始吃饭,在他面前的桌子上的食物很简单:一个炒鸡蛋,一个旧黄瓜,一盘花生,两个steam头,一瓶啤酒
也许这是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白天走来走去赚钱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们可能还需要休息一下,然后变成轻松的气氛。
饭后,已经很累的童国富放松了一点,他不想尽快上床睡觉,尽管他的肩膀和肩膀酸痛了,但他非常欣赏这段难得的休息时间,躺在床上在沙发上玩他的手机。
在某个时候,他被手机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吵醒了,他睡着了。童国富narrow起眼睛,收起接收器,然后打入卧室。
这不是他第一次像这样在沙发上睡着了。作为家庭的中坚力量,他希望分享更多并赚更多的钱,以便他的妻子和孩子们过上更好,体面的生活。
他知道一个有胃病的女人也很困难,她每天有两份工作要做:早上去附近的一家早餐店上班,早上8:00后去公园分发传单,家里已经黑了。
这两个人汗流sweat背,从黑暗中走出去到黑暗中回家,出租的房子基本上只是一个休息的地方,整日都空着。
当他想到大学里有两个孩子时,童国富会充满红色,好像那种疲劳已经变得看不见了,没有丝毫痕迹,他为此感到自豪。
作为农民工,童国富和他的妻子不怕麻烦,他们愿意努力工作以赚取一些辛苦的钱,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积累了一些积蓄,他们从没想过自己的未来,而只是在为自己的房子做准备。两个孩子。
“世界上可怜的父母。”童国富每听到这些话,都会诚实地摇摇头说:“只要孩子们生活得好,父母就是一样。”
在深夜,道路上的交通早已消失,只有凄凉的月光高高地悬挂在天空中,向前看去可以看到烟火,血肉的世界。